• 对韩汉语教学中的韩汉双语对比研究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一、语音层面

      韩语中本身有大批汉字词,但由于韩语辞汇的发音体式格局其实不齐全等同于汉语,因而汉语和韩语两种言语中汉语词的发音也不尽相反。在教养中,诸多差异日益成为言语深造的难点。汉言语的发音有时抑扬顿挫,有时舒缓滑润;有时低声细语,有时声成金石。可一旦起头深造,却又会认为发音规律很难掌握。如:

      (一)汉语中具有着某些韩语中其实不具有的发音。比方[f]、[r]、[t??]、[t???]、[??]等等。外国先生在发汉语的卷舌音时很难题。有的先生以至把汉语拼音看成英语运用。因而韩国先生在深造时时常与舌尖前音和舌叶音等混淆。

      (二)韩语单元音和复元音和汉语辞汇的韵母十分类似。如韩语单元音中和汉语的舌面元音发音相反的有五个音;从复元音的布局来看,韩语与汉语组合韵母的发音也十分类似。唇齿音在韩语中其实不具有,韩国人发[f]音时时常觉得很难题,从而偶尔和双唇音[b]、[p]相混淆。

      二、语法层面

      韩语和汉语基础的语序也差别样。比方,汉语简略句的基础句法布局是“主语+谓语+宾语”体式格局;而韩语相应的句法布局是“主语+宾语+谓语”。别的,比拟较而言,汉语的补语较蓬勃,韩语的定语较蓬勃。在汉语语法中,补语较着扮演着更为重要的角色。也正是由于这个缘由,外国汉语深造者在用补语造句或翻译含有补语成份的句子时,常常犯错。

      三、语义层面

      韩语中的汉语辞汇约占辞汇总量的60%,在现代的韩语中所占的比例更大。诸多汉语词为韩国人学汉语创造了有利条件。良多韩语中的汉字词和绝对应的汉语辞汇是“同形异义”和“逆序同义”关连。

      (一)“同形异义”词

      韩语中的良多汉语辞汇和汉语中的相干词语也其实不是齐全对应,有时“形”相反但“义”略异。韩语在很长的光阴里都遭到中国汉字的影响。现在的韩语中以至仍然有良多笔墨和针言都是直接来源于汉语的。以是,韩国的汉语初学者往往会感觉亲切。值得留神的是,虽然良多汉字跟韩语用法类似,可是它们在意思和发音方面仍然有所差别。比方:

      在上表中,“点心”在中国是“甜点”的意思,而在韩语中却指午餐。“爱人”在汉语中一般是婚后佳耦彼此对对方的称说体式格局,而在韩语中却指的是婚前的情人。汉语中的“新闻”一般指的是简短的报导,但韩语中的“新闻”却指代刊登这些报导的纸媒体。

      (二)“逆序同义”词

      有些韩国语汉字词和汉语词词义相反,但字序差别,这也就是所谓的“逆序词”。在教养中,只需将这些词语的挨次逆转曩昔,便可很好地记忆和懂得。如:

      汉语中的辞汇与韩语中的平等词语只是挨次差别。在教养中经由进程这些“汉字词”可减速韩国留先生汉语辞汇的深造,在“汉字词”“汉字针言”等词义说明时适当地从简从略,可使韩国留先生敏捷、大批地掌握汉语辞汇,提高教养质量。

      四、文明层面

      中韩两国的文明布景有许多左近的处所,这造成韩国先生对反应汉族传统的民俗、礼节及肉体文明生活方面的词语有较强的懂得力。中韩两都城经历了冗长的封建社会,配合尊奉儒家思想。韩国人十分了解与儒家思想无关的各种词语,特别是现代韩国人还严格地保存着许多源于孔教的风俗习惯,如每一年的省墓、祭祖、贺年等。受中国传统儒家文明历久陶冶的韩国人,对中国文明的懂得力较着地高于以欧美文明为布景的外国人。别的咱们也 威尼斯官方网址官网诚信经营,信誉安全可靠,威尼斯人登陆网址因为有着最资深信息团购和活动而受到了大家的喜欢,威尼斯人百家乐是正式注册的网上娱乐公司, 威尼斯官方网址打造为最具有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现金棋牌网站注意到,中韩两国的文明在肉体领域内的认同水平大大高于其具体的物资生活体式格局。因而韩国先生在汉语深造进程中对中国传统文明很容易懂得,并能在言语寒暄进程中自觉服从。

      五、正负迁徙征象

      任何年龄段的汉语深造者在深造进程中,都有也许遭到母语的正迁徙和负迁徙的影响。以是,深造者在深造汉语的进程中,更不克不及抓紧母语修养的提高,以战胜这类负面的影响。

      (一)同形的汉语辞汇在汉译韩进程中的正迁徙征象

      在汉、韩言语中,默示人、物、所在的词和政治、文明、科技无关的术语,在原义和引申义等方面都简直统一。因而,这类同形且同义的汉语辞汇在汉、韩语中常可直译。

      (二)同形汉语辞汇在汉译韩进程中的负迁徙征象

      1.汉语辞汇的词义扩展征象

      词义扩展指词义所指称的事物工具的规模由小变大的词义演化类型,即词义表白的观点外延减少,外延扩展,新义与旧义构成一种包罗与被包罗的关连。譬如,“食堂(韩语:??)”一词在汉语中只能指代某些单元内部的餐厅,而在韩语中却能够指代一切面向全社会的商业餐饮机关。再如“师母(韩语:???)”一词,汉语中只能用来称说徒弟或老师的太太,而在韩语中除此之外,还能够指代老板的夫人。

      2.汉语辞汇的词义减少征象

      汉语辞汇的词义减少征象指意思所指的工具之规模由大及小的演化进程,即意思表白的外延添加,外延减少。新意思与旧意思组成一种包罗和被包罗的关连。如“老师”一词,汉语词“老师”指各级各种学校的教诲、教养职员,包孕在大学任教的教诲、教养职员;而韩语汉字词“??(??)”指在中小学任教的教诲、教养职员,不包孕在大学任教的教养职员。汉字词“??(??)”的运用规模与其同源汉语词比拟,词义规模减少了。在汉译韩中,大学“老师”就不克不及译成“??”。

      3.汉语辞汇的词义转变征象

      进入韩语系统的汉语辞汇,在发展变异的进程中,不只意思在扩展或膨胀,并且有的意思产生转变。譬如,汉语辞汇的“爱人”本来指代的是“情人的一方”,后指代“伉俪”称。汉语辞汇的“??(?人)”也保存了最初的意思。

      六、结语

      经由进程对韩、汉双语的对照剖析,能够找到其言语间的语音、辞汇、语法及语用异同。旨在为教养中有效地运用韩汉双语间的相反点,完成韩国汉语深造者的母语在深造进程中的正迁徙。同时,经由进程剖析韩汉双言语在布局、体式格局、功效和语用方面的异同,找出对韩、汉语教养的难点问题,从而预测韩国的汉语深造者在深造汉语时因受韩语搅扰也许犯的习得过错。

    ?错。


    文章更新于6546c.com 文章更新于6546c.com

    上一篇:论声乐教学中生理与心理间的相互关系

    下一篇:林建华:矛盾是进步的阵痛